改名叫子左的高三汪

圈名改叫子左,高三汪,深陷也青无法自拔

【也青】直言不讳 壹

【也青】直言不讳 壹

也青原作向
甜向(我真的不会写刀)
时间线碧游村之后
也青双向暗恋
才发现前天是七夕???
估计我是世上第一个七夕贺文晚两天还是个写不完的(下一更九月了)
我在学校学到没有时间概念了……


直言不讳 壹

王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见诸葛青。


从碧游村出来后,可怜的王道长身心俱疲。

氪命的烫手山芋风后奇门,跳来跳去的变脸狐狸,妄图太大的马仙洪,身世诡谲的冯宝宝,没有一个让他能感到稍稍轻松的。

王也出了村首要的第一件事,关闭了自己的手机,杜绝一切外界消息打扰,然后就去找了间床特别大特别软的房间趴了整整两天,最后是活生生饿醒的。

王也打电话叫了客房服务送了点吃的,茶饱饭足睡醒后就躺在床上发呆来思考人生。结果思绪越理越乱,想不通天下之势的运转,干脆就不想了,走一步看一步,王也就是这么豁达。

不想事儿就想人儿,想武当山的师傅师兄弟,想北京的父老乡亲,想来想去就想到了眯着眼儿的诸葛青。

诸葛青,一个少见他看不透的人。

罗天大醮上本来还和老天师吹,一个武侯派的诸葛小青自己对付起来是绰绰有余,本来以为这小孩儿都认输了松口气,结果居然自己呲血玩儿?吓得他是心里纠似的紧张,王也难得想摆的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就被诸葛青这么闹没了。后来又来北京蹚浑水,蹚完说句“你别管我了”,就跑到了碧游村,自己正想着怎么他把他从歧途中拉回来,诸葛青自己就已经反水去上公司配合调查的路了。

这变脸狐狸,追不上啊。

话说好几天没看见诸葛青了,公司保密得紧,绕是他也难以打探出些什么消息。也不知道诸葛青处理结果咋样?这小狐狸到底有没有碰八绝技啊,这可都不是好东西,动了可要乱。算了算了,担心这干嘛,诸葛青好歹是有分寸的人,不会做出什么损害自己利益的事情的。

大概吧。

他又想到了呲血玩儿和用风吼和赤练把他和马仙洪他们阻绝开来的诸葛青。心里越想越没底,躺不住了就坐了起来,坐也坐不住,索性站了起来并且穿了袜子勾了鞋,王也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对着夜街上空空荡荡的十字路口上吹凉风了,安静的只有一盏要坏不坏的路灯眨巴眨巴闪着。


王也捂住脸,用力扯了扯自己为数不多的头发以清醒一点:“我干嘛呢。”

凉风将散在外的发丝吹起,王也长叹一声,转个身准备打道回府。这风像是意料到什么突然使劲儿的吹,呼呼呼的,王也就穿了件单衣,就算身体再好也饶不住这样吹,他打了个寒战。树叶的婆娑声,衣料的摩擦声,在这寂静的街道都被无限放大,只往耳朵里灌,吵的王也脑子嗡嗡响,震的王也耳骨疼。

王也揉揉疼痛的耳骨,突然有一句话固执的,尖利的,从他的指缝钻了进去。

“巽字和我相性最和。”

男孩的苦笑和孤意决绝的背影,自己的失控,内心撕心裂肺的痛。

这是什么暗示吗?

脑子里那个男孩的样子越来越明晰,心里的暗示越来越强烈,王也一下子就想通了,他这么晕晕乎乎魂不守舍的样子不就是为了争诸葛青吗?

好吧,福生无量天尊,这是祖师爷在指引他,这风就是个提点。

不就是风吗?有什么追不上的!


豪言壮志说出来,王也却没了主意,人都不知道在哪追个屁啊,电话打不通,内景里因为太在意小小的光球也打不破,王也走的漫不经心,走的唉声叹气,走的心力交瘁。人行道上就几盏明晃晃的路灯,鞋子的踢踏声回荡。他时而低头看着地上的小石子儿,再用脚去踢,看着那些小石子飞进旁边的绿化丛里,时而抬头向上望,看那几颗不甚明亮的星星和缺缺的月亮隐没在云层里。

“哐当。”

王也走着没注意脚下,踢到了个易拉罐,刺耳的碰撞声惹得心绪混乱王也蹙了眉。被巨大撞击力碰到的罐子依着惯性骨碌碌向前滚去,王也看着那个罐子慢慢向前滚,在凹凸不平的地砖上哒哒啦啦的响,最后停在了一个人的脚边。

那个人脚边的瓶瓶罐罐有十多个。

王也眉头皱的更深了。

tbc

我的打字速好慢……

以后我就拍手稿好不好呜呜呜呜呜要去上学了
QAQ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