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名叫子左的高三汪

圈名改叫子左,高三汪,深陷也青无法自拔

【安雷】焦虑的准爸爸们(上)

【安雷】 焦虑的准爸爸们
ABO
Alpha安×Omega雷
完全不像abo的abo
信息素味这种东西没想……
孕狮
一个安哥和狮狮的小日常

安安狮狮父亲节快乐(本来是生贺和母亲节的贺文脑洞……硬生生便父亲节……)

这么篇小短文还分上下……困了,明天有时间再码。
以上



焦虑的准爸爸们


安迷修发誓,他真的有在努力遵守医嘱了。


但是,但是,真的太难了!

“您的omega在孕期可能会比较敏感,情绪会极其不稳定,请您尽量保持您家omega的心情愉悦。”

可这也太不稳定了吧?!


雷狮本就脾气不好,怀了孩子之后则变本加厉。成天坐在沙发上装大爷,还成天对安迷修各种鸡毛蒜皮挑挑拣拣,一百个一千个不满意,虽然以前也一样,但现在已经事从鸡蛋里挑骨头了。

可是雷狮怀孕了,安迷修本来就宠雷狮,就舍不得和自家恋人生气,现在更是宠的没边了,任由雷狮蹬鼻子上天。

不管怎样,安迷修只能微笑着,有多窝火,都打落牙齿和血吞。


其一,安迷修必须随叫随到,迟一秒都不行。

安迷修正在书房,处理工作上一个很棘手的地方。而雷狮则在房间里睡午觉。雷狮刚醒迷迷糊糊的就呼唤安迷修,结果安迷修就只是先敲完了手上的几个字,雷狮就开始喊的震耳欲聋了:

“安——迷——修!你在哪呢?安迷修,安迷修,安迷修!!!”

吓得安迷修以为自家omega出什么事情了,拖鞋都穿反了,跑回房间,打开门,一脸担忧的看着雷狮:

“雷狮,怎么了?你不舒服吗?”

“对啊——”雷狮懒洋洋的蹬了一脚被子,摆个大字在柔软的床铺中央,像只慵懒的猫儿伸个懒腰,眼睛都还氤氲着迷蒙的水汽,没有睁开。怎么看都不像是不舒服。

安迷修叹了口气,对雷狮的恶作剧已经见怪不怪,过去帮他把被子盖好,顺了顺雷狮柔软而凌乱的头发,然后撩开额间的头发,轻轻留下一个吻,安抚亲昵的蹭蹭雷狮的鼻尖。

“好啦好啦,我在这。我还有些工作,就在书房。你要还困就还睡会,不困了,就出去看看电视打打游戏,电饭煲里保温了粥,你饿了可以盛一点。我会很快完成工作的,等会再出去散散步。”安迷修指了指他们房间巨大的落地窗,“看,阳光多好。”又揉了揉他的头,转身离开。

自以为已经安慰好雷狮的安迷修,手指刚碰上了冰凉的门把手,就被雷狮的爆发声音吓得个半死。

“安迷修!就你那么个破工作有什么好做的??老子又不是养不活你!你不看看空调开那么高想热死我吗?你要谋杀我和肚子里这个玩意儿??啧啧,居心叵测。”雷狮忽的坐起来了,一脸痛心疾首。“去,我手机没电了,充上!还有倒杯水来!不要又给我到热水,每次都烫死老子了!”

安迷修抓着门把手愣在那,听着雷狮说完了一连莫名其妙的抱怨,然后傻呆呆的回了个“哦”,灰溜溜的出去了,连呆毛都肉眼可见的消沉下去。

“回来!”

“嗯?”

雷狮把头撇过去一点儿,不直视安迷修,用手卷着鬓角的一小撮碎发。

“……我不困了,你来这工作。”

安迷修又立马星星眼,像只大型犬就要扑过去,“雷狮!”

一个枕头拍脸上。

“快、去,听见没?”

“是……”安迷修流着两行清泪抱着枕头出去了。


其二,对食物要求特别高。

“雷狮……尽管你不喜欢,还是多吃点水果吧。”安迷修苦口婆心的劝。

“哦。”雷狮面无表情敷衍的应了一声,没停下手上游戏。

看着安迷修一副习以为常的叹了口气,摇摇头准备离开,又补上一句:

“你喂我。”

安迷修煞是惊喜。


结果后面,他严重怀疑雷狮是不是在整他。

“安迷修,我想吃过雕成玫瑰样的苹果。”
“安迷修,能不能把保持一个整瓣的橘子,要汁水充盈可是不要有籽。”
“安迷修,我想看你徒手掰榴莲。”
“安迷修……”

够了!雕花的苹果就算了,怎么做到把橘子去籽啊??还徒手掰榴莲,我没练过铁砂掌啊!!而且你怀孕怎么能吃榴莲呢?安迷修一脸凶样的咆哮着。你是在耍我吗?啊?!我可不是好欺负的!

当然,只是在内心。

安迷修手上拿着瓣橘子,只是微笑着用商量的语气和雷狮说:

“雷狮,你吃嘛。……我实在没那个能力完成你的要求……”

“谁说不行?”雷狮打断他的话,用嫣红灵巧的舌尖将橘子卷进薄薄的唇瓣里,再突然靠近安迷修,咬上安迷修的嘴唇,撬开牙关,把两个小硬籽推进安迷修的嘴里,交换了一下橘子酸酸甜甜的味道,分开,擦擦嘴角,忽视安迷修红到冒烟的脸,邪邪的笑到:

“这不就行了么?”


“至于榴莲。”

“你可是我雷狮的人,肯定能做到的!”

“去吧!”


结果,脑子一热的安迷修手肿了三天。



其三,雷狮总是不安分的养胎。

“安迷修,我他妈要吃烧烤!”
“安迷修,老子的啤酒呢?”
“我去,安迷修,你抱着老子的手机去哪???”

“怀孕期间要减少辐射!”安迷修抱着手机跑的飞快,不明白为什么他的omega带着4个月的肚子,还能追上他。

嘛,正好让孕妇适当运动。


总之雷狮是极尽所能,绞尽脑汁变着法儿的折腾安迷修。安迷修则是把起当做忍者的修炼,俗话说:“小不忍则乱大谋”嘛!

安迷修只对自己说:
我忍,我忍……真的是忍不下去了!

以往他们有点小事情,就要来一场世界大战的决斗,而现在,雷狮怎么故意整安迷修,安迷修都乐呵呵的受着,疼自己家的人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就像雷狮只把他往死里整一样。

好像有点不对?


还是要改变现在的状况,他不想对待自己的恋人还要如履薄冰,如在刀尖上跳舞一般,这样的状况太诡异。

所以,安迷修又去咨询医生,简单的概述自己的情况,希望得到医生的帮助。

医生推了推金丝边眼镜,建议到:

“您的omega大概是属于极度缺乏安全感的状态,这种时候就会极其想要吸引Alpha的注意,是想和Alpha亲腻的表现。”

原来如此。
缺乏安全感吗?

安迷修一想到自己的omega一个人待在家里,一个人孤零零的,想找个能掐的人都没有,怪不得会没有安全感……安迷修想到可怜孤单的雷狮,就心疼的能拧出水来。

所以,安迷修就向公司申请了半年假,公司人都很差异,那个尽职尽业的安总呢?而安迷修的理由也很奇葩:

作为一个骑士,我不能让我的伴侣孤独的行进在一条未知的道路上。

老总批是批了,就是后面让安迷修附议了一份1w字说明,并且语重心长教导小伙子,说人话。


请到假的安迷修心情愉悦的提早下班回家了,

雷狮百无赖聊的过着闲的要死的养胎生活,家里到处都是安迷修贴着的各种叮嘱,看着这些花花绿绿的小便条,和后面俗的要死,肉麻的情话,还有傻逼的笑脸,还是很让人温馨的。

但果然,还是比较喜欢那个傻子待在身边的感觉。

然后想念的那个人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惊喜吗?我回来了。”安迷修像雷狮张开怀抱,翠玉的眸子流转着深情,让雷狮几乎疑心他要永远溺死在这汪绿色之中。

雷狮扑上去,细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头两天,雷狮一直都算安安静静的,也没有怎么苛求为难安迷修,吃饭睡觉都乖乖的,这不禁让安迷修有些得意也感叹幸好自己回来了,怎么就没察觉到雷狮的这些小情绪呢?到了第三天,雷狮已经基本恢复了原来那样故意找茬的姿态。到了第五天,雷狮的游戏手柄被安迷修第n次抽出来的时候,雷狮咆哮道:

“你怎么那么闲啊?成天搁我面前转悠,烦死了!你不工作养活自己,还靠老子的养你吗?!”
tbc
安迷修:汪汪汪?不是缺乏安全感要我陪吗???之前说能养活我来着?
雷狮:能养活不代表我就要养,明?
安迷修(垂头):是。


评论(1)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