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名叫子左的高三汪

圈名改叫子左,高三汪,深陷也青无法自拔

记一个脑洞(不知道写不写)

季节:初冬

场景:一个小城市的小机场


王也被老爹的夺命连环call没办法从山上下来了回家。

觉得小机场候机厅又小,说闲话的人又多,烦死了,就偷跑了只有人多才会开放的二楼候机厅去了。

一个人的感觉很好,那种喧嚣的世间只有我一个静的感觉。

机场全是玻璃,可以看见外面的没开的飞机,灯,长长的助跑道,山和天上的星星。

王也自己捧个清静经很是自在。


突然,从一片黑暗中(二楼没开灯)出现了一个白的发亮的男人(老青),拖着箱子,穿的很少,就一件带荧光logo的风衣,里面就一件打底的白衬衫还露出锁骨,胸口的翠玉特别抢眼。



王也有一种自己被打扰了的感觉,很不爽。


老青还那么多位置都不挑的就跑到王也旁边坐着。


王也心里长了茅草。



他忍不住打量老青,本来是有点怒气,后面越看越看越入迷(这男人真他妈好看)。


王也见老青玩手机白白的手指一直在抖,大约意识到了这人是个要怕冷又要风度不要温度的主。


便搭话:


“你冷吗?”


老青:??


“围巾借你,我这有热茶,喝吗?”


老青:??!兄弟我们不熟吧。


见老青没反应,王也就帮诸葛青围上围巾,从保温杯里到了热水塞在老青手里。


老青:这人好热情…     “谢谢你……”


王也:声音中音,清秀,好听aaa!不对,我想什么呢?!肯定是这人长得太像狐狸了!



然后又沉默了,诸葛青继续玩手机,老王继续看假看清静经,实则看老青。


大约是天的确有点冷了,两个人靠的近了点。



老青因为冻得,头微微缩进围巾里,嘴巴正巧靠在王也也经常靠住的位置,意识到了这个的王也有些脸红,可是说出来提醒别人则更尴尬。


诸葛青的嘴唇被冻的一点乌青,喝了热茶润了唇有带着水色,老王想:这我上去舔舔会变红点吗?



l诸葛青对王也完全不遮掩的露骨注视有些哭笑不得,从小被这种视线注视的他早就习惯了,只是被一个看起来手捧清静经,头发弄了个道士头的愣瓜注视倒是第一次,心下就觉得有趣。(而且道长这种上来就围围巾,倒热水的搭讪方式实在奇葩。)


于是诸葛青从清静经开始,和王也聊起来。从奇门八卦聊到天下苍生,越聊越投机。



然后诸葛青知道了王也原来还真是个道士,便撩了一把,本着撩完就跑,却不知道怎么就和王也亲上了,亲着亲着就进了厕所。



诸葛青觉得自己有些疯狂,和一个陌生男人在机场厕所隔间搞了起来。结果王也用手缓解了他的欲望就把老青整理好送出去了,还一本正经的说:


你不可以这么随便的,怎么能和一面之缘的人做这些呢?!要对自己负责任,还好你遇到的是我,遇到坏人就惨了。


诸葛青:我裤子都脱了,你tm给我再套回去这个操作可以哇???!


诸葛青气呼呼走了。



王也马上躲回厕所,念了清静经也没用。最后想着老青刚刚的表情,看着手上一团白色,心想:妈的,栽了。


可是有什么法呢?他不能这么不负责任啊!



本想着再见不到诸葛青了,没想到回到北京他爸给他安排的第一个生意合作伙伴就tm是诸葛青。


王也,诸葛青表面公式笑,内心mmp



诸葛青:“道长说我太随便了,那道长给个了解的机会啊。”


王也:“你要怎么了解……”


诸葛青舔舔唇:“当然是…深入了解啊……!”


王也:胯下一凉。


从此被狐狸吸尽元气。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