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名叫子左的高三汪

圈名改叫子左,高三汪,深陷也青无法自拔

【也青】酒吧的艳遇什么都是假的(老王生贺)

【也青】酒吧的艳遇什么都是假的(老王生贺)

也青向

短篇甜向


以上


酒吧的艳遇什么都是假的


诸葛青呷了一口酒,笑着恭维了前来搭讪的女性,便婉言谢绝了女性的邀请,摇了摇手中的酒杯,冰块撞在一起乒乓乓乓的作响。


他的视线始终停留在那个人身上。



现在是夜里十一点多,喜欢夜生活的人,这个时间才是他们精彩生活的开始,今天酒吧里的人很多,在舞池中间里形形色色的人不停的在随着震耳的的士高音里疯狂,头发在左右上下的来回摆动,暧昧的气息笼罩着整个酒吧,


幽暗的角落里,那个人应是和朋友聚在一起,却貌似只有音乐的问候,默默玩弄着手中的酒杯,晶莹的液体似有微光,与这酒吧旖旎的气氛格格不入。似乎那个人世界。只剩下了这丝萤光。


诸葛青开始好奇那个人为什么来这里了。


那人的朋友拍了拍他,那个人笑了笑,抓起一个被子——居然是个日常的水杯,淡色的茶水上面还浮了一层勾起散乱的头发合着他笑起来的身体上下摆动,下垂眼显得有些阴郁,却有些可爱。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他的朋友们抓起他刚刚把玩的酒杯就往他嘴里灌酒,从嘴角漏出的酒液划过他上下滚动的喉结,浸湿了胸前的一片纯黑色布料。


妈呀,有点性感。


诸葛青有些脸红的想。他见那个人有些窘迫的样子,隐约猜到那人可能被朋友拖来的。也许那人是个有点佛的性格,平时活的像个老大爷,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随性散漫,却遗世独立,和大家都处的来,别人却走不到他的世界里。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感觉,因为本质上来说,诸葛青也是这样的人,他还混在酒吧里,也有很多朋友,却没人能走进他的世界。


有意思。



昏暗的街头染上华灯的纷扬,幽暗与绚烂交织奏出华美篇章。有人精神亢奋的寻找刺激,有的人陷入梦寐,一醉方休;有得意者,更有失意者。


诸葛青的一生,在他人看来自然是得意的。


帅气,聪明,有钱。


可是诸葛青自己不那么觉得。内心的强烈的孤独和寂寞是无人可以了解的,一个优秀的人总是缺少了一个同样优秀的知己。


所谓知音难求。


便是这样。



所以诸葛青喜欢来酒吧,看形形色色的人。可以忘了身份年龄地位,甚至可以忘了自己。


在诡谲迷离的酒吧灯光中,细细的酒液中,慢慢地,沉下去。



可是这样的生活太空虚了。



所以诸葛青一直在期待,这样一个同类的出现。



那人被灌了一气,脸红的不像话,估计是醉了。诸葛青还没见过酒量这么低的人,在酒吧带着泡了茶的水杯似乎还是可以理解的事情了。


那人摇摇晃晃的起身走向洗手间,诸葛青便抓住了他落单的机会跟了上去。


那人趴在洗手台上,用凉水冲洗着脸颊,试图清醒点,诸葛青上去扶住他,给他顺气,假装不知情问到:


“怎么,喝多了吗?”


那个人关了水龙头,抹了一下脸上的水,说,


“你不知道么?盯了我一晚上了……”


诸葛青有些尴尬的放开他,想了想措辞,笑着直说:


“我这不是好奇你这样的人怎么会来酒吧吗?感觉你和这气氛很不搭啊。”


“……唉……,别提了。今天我过生日,那几个朋友,就你看见灌我酒的那几个,硬是拖我来,我有什么办法?”那人摆摆手,做了个无奈的表情。“虽然你盯了我一晚上很奇怪,但毕竟你刚才还扶了我一下,谢了啊。”


“没事没事,我就是想和你认识认识。我叫诸葛青。”诸葛青挂着狐狸招牌微笑,简单的辩解了一下就单刀直入,这人居然能发现自己在看他,诸葛青觉得自己已经很小心了,真是太有意思了。


“……王也。”王也回答说。“你这眯眼笑得,怎么有些笑面虎的意思?我瘆得慌。”


“所以有兴趣认识一下吗?”诸葛青再次提到。


“你想干嘛?”王也用有些防备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诸葛青。他现在脑子都在酒精里泡着,不甚清醒,思考点问题都头疼。脾气于是也不耐烦了起来。突如其来的搭讪,他想他应该拒绝,而这个像狐狸一样自带魅惑功能的男人,却让人说不出拒绝的话。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这还是只笑得灿烂皮囊好看的狐狸。


“没什么,我就是想和王也先生您交个朋友。”


“什么……?炮友……老兄,你是长得挺好看的,但我不约不约。”王也使劲摆手摇头,昏昏沉沉的估计听力也退化了,可能一开始也把一个一直看着他的人当成了有这方面想法的,所以硬是把诸葛青吐字清楚的朋友听成炮友。


说完,便推开诸葛青兀自走出去。



“等,我不是……约……”诸葛青听见王也理解错他的意思,便有些着急,脸都红了,他抓住王也的手,试图解释。


开什么玩笑,我是交朋友好吗!我还是喜欢漂亮的女孩子的!


诸葛青急起来,反而说不出话来。



王也被扯得烦躁,觉得这人怎么这么不可理喻,缠的那么紧,还动手动脚的,同时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被盯上。喝了酒上了头,暴脾气就上来了。


他忽的转过头去,用力把诸葛青摁在洗手间墙壁上,一手扣住诸葛青双手困在头顶,另一只手搂住诸葛青后腰,一步上前从诸葛青双腿之间抵了进去。


的确是个很好的锁住人的方式,同时也是个很危险的姿势。


王也呼了一口酒气说:“我都说了不约咯!”



你说不约,这姿势就很危险好伐?诸葛青直冒冷汗。


“我真的只是想交朋友啊!不交就算了,你放开我!”


诸葛青用力了几下,无奈发现王也力气很大,完全挣脱不开,自己特别被动,他急得眼睛都睁开了一点。


王也听到这人说放弃了,也就决定放开诸葛青。可他一抬头,只见白亮的脸颊泛着窘迫的红色,长长睫毛墨蓝的眼中荡着水色,殷红的唇火热带着艳色。


让人忍不住想去亲吻。


也许是酒精作祟,也许是酒吧的气氛终于感染到了王也。他今天真的是不甚清醒,一切都有些失控了,身体极度不适,像是有什么要冲破藩篱一般。


王也向来都是自在随心的。


于是,他准备吻上去。



诸葛青真慌了,他是找知己不是找流氓啊!他看同类不会看上一个和他一样浪着撩天撩地的人吧?!可是自己也只是撩撩,又不会做出什么失礼出格的举动。


诸葛青看着越来越放大的脸,焦急的不知道怎么躲开。那已经浑浊的茶色眼眸,让诸葛青想起了那杯淡淡的茶水,染着酒精的味道,让人有些微醺。下垂的眼,青黑的眼圈,不得不说这脸实在是太对诸葛青胃口了。


王也长得还挺帅啊,被亲也不太亏……


不对!!!


诸葛青想他要亲的话,我要怎么反击?占主动权还是咬回去……


不对啊啊啊!


对了,我会过敏的……



最后诸葛青已经紧张的大脑空白了,已然放弃。


而王也快要亲上的时候,突然感到胃里一片翻江倒海,头一偏,吐了诸葛青满身都是,然后晕了过去。



fin





评论(10)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