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名叫子左的高三汪

圈名改叫子左,高三汪,深陷也青无法自拔

【安雷】 Root of Madness(疯狂的根源)chapter 0

【安雷】Root of Madness
安雷向
皇骑设定 不知道算不算原作向
副cp卡埃 卡对雷单箭头
其实具体我也不知道安迷修的英文“Anmicius”是不是疯狂的意思,之前看到过这个说法,写了才发现没有确认,没有的话就将就着看吧wwww
以上
Root of Madness
chapter 0 Anmicius
当青冷的利剑,泛着凛冽的光,刺破自己的胸膛。大片大片的血液便涌出来,在青青草地上凝成猩红的花,点缀草坪。凝晶的寒气在元力的催动下分外冷,但是血液却没有要被冻住的迹象。他不明白,究竟是自己潜意识拒绝,还是从心房不断不断涌出的血液太过滚烫了。自己选用凝晶这把剑来,或许就是为了将这炽热的心房永远封冻吧,连同其中包含的情感一起,冻起来。
意识涣散的速度不亚于生命力流逝的速度,他脑子已经混沌了,思绪纷飞,他所经历的过往在脑子里走马观花,大量的信息像爆炸一般涌来,他看见了他父母亲疼爱的亲吻他的脸颊,看见了师傅严厉却慈爱的抚摸他的额头,看见了国王对他赞许的眼神,看见了他被授予荣耀徽章加身的红袍,看见了他在星际漫游间的星海……他都看见了,而他都来不及抓住,来不及仔细回想,他们就连着不断流失的血液一同被带离了。最终,脑子不再混沌,清晰了起来,所有的所有,都变成了一片紫色。危险的紫色高傲蛮横的挤占了这仅有一点活力还即将丧失的意识,仿佛汲取意识主人正失去生命力的开始生气勃勃的伸展着,伸展着,似乎要把已经灰暗死去的意识救活过来,然后也染成紫色一样,所以他终于还是感知到了那个人的存在。
那个人用力的把他扣进怀里,像要将自己嵌入怀中一般,紧紧抱住他已经有些僵硬的身体,他有些想要挣扎,不想让血沾污了那个人,可是做不到。他已然失焦的眼睛,突然注意到了那片湿润的紫色,他忽然泛起了前所未有的求生欲望,他激烈地颤抖起来,想要回抱紫色的主人,可是身子只是不断抖动,一点儿都不听话,反而促使血流的更快了。
“安迷修…我还没有告诉你…我……”
没有告诉我什么?!被称为“安迷修”的将死之人想要去听清人说的话,强迫听觉去准确捕捉人的声音,而听觉却不听话的只听到了布料摩擦的声音,听到血流的声音,而人的声音却消逝在了风中,抓不住,于是他还是没能听到那个人没有告诉他的话,意识就陷入了一片黑暗,紫色也变得越来越黯淡,逐渐被黑暗吞噬了。
大约到了生命的尽头了。
他觉得自己轻飘飘的,迷迷糊糊居然看见了自己从黑暗混沌中诞生的那一刻,估计是自己也要回归混沌黑暗了吧。他出生了,哭声嘹亮,富有活力,人们把他放入圣水中洗礼,接受神的祝福,为他祷告。他是尊重宗教的,他尊重一切引人走向美好,给予人希望与幸福的事物,但他并不信仰神明。他是个注定了的世俗之人,在尘世中喧嚣。比起在虚无缥缈中日日夜夜的祈愿人们过得美好,他更倾向于用实际行动来帮助苦难中的芸芸众生,直接越过神明去信仰高尚的美德,正义与善良,歌颂圣洁的爱情。
但是他现在才察觉到一切似乎冥冥之中就有注定,他不信神,并不代表神就是不存在的。在他出生之时,他虔诚的母亲祈求神明给她的孩子也就是他,赐一个名字,保佑她的孩子一生幸福安康。而神则赋予他“Anmicius”,意味“疯狂”。他以前并不以为然,他一生遵守骑士守则,活在信条的框内,行事动作都是经过精密的理性思考,就算有行为不妥当,绝对称不上是疯狂的。
而现在他问自己。
“我疯狂吗?”
“是的。”
“我是个疯狂的人。”
内心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对啊,伟大的神明在赋予他这个名字的时候就已经预定了他的生命轨迹,给他的生命打上了“疯狂”的烙印,他又怎能妄图否定呢?
他看见母亲亲了一口刚出生的他,告诉他,他的名字是“安迷修。”他看见那张还是婴孩的自己,露出了笑容,接受了这个名字,从此“疯狂”伴生。
刚出生的自己和即将死去现在的自己渐渐重合了,他知道他真的要死了,就是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什么也都感觉不到,什么也都想不了的状态。不过,他并不因此畏惧。遗憾的只是在死前才彻悟生命的隐秘,他无缘去探究疯狂的根源是什么了。
他瞌上双眼,带着安详的笑容。
起码,是在恋人的怀中离去的。
这是他最后所想
tbc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