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名叫子左的高三汪

圈名改叫子左,高三汪,深陷也青无法自拔

【也青】俊小伙儿见公婆

小甜饼
也青向


俊小伙儿见公婆 文by 子左

0

丑媳妇儿总要见公婆,何况俊小伙儿?

1
“啪嗒”一声,王也的手机落在了地上。

诸葛青还打着游戏,皱皱眉,带着点怒意的问到:“干嘛呢?咋咋呼呼冒冒失失的。”

“老青,我爸说……”

“说啥了?”

“说我腻腻乎乎谈了半年多了,什么时候才能把我的小情儿带回去给他看看。”

“啪嗒”一声,诸葛青的游戏手柄也掉了。

2

王也愁眉苦脸的。

诸葛青没愁眉苦脸的,他觉得那样容易长皱纹。


王也唉声叹气的。

诸葛青没唉声叹气的,他觉得那样老气横秋的。


总之他俩儿如临大敌,又毫无办法。


“唉——”

3
“你和你爹说过我是男的吗?”

“没。不过我给他描述过你的样子,希望他能有点心理准备。”

“你怎么说的。”

“身材挺好,人白白的,瘦瘦高高的。”就是太瘦了些。

“眼睛水灵灵蓝汪汪的,可好看了。”就是老眯着。

“头发特别软特别柔顺,摸起来特别舒服。”就是老炸毛。

“性格也很好,特善良,体贴。就是有时爱捉弄人,不过挺可爱的。”赶了千里来搅北京事的可不是善良体贴吗?


“按你的描述……我觉得伯父只能想出你一个小巧玲珑,活泼不失机灵,温软可人的女子。”

而不是一个和你一起穿大裤衩子。成天懒得和没骨头似的,细皮嫩肉的小少爷。

诸葛青想到这个头疼的问题,忍不住头疼:

“你干嘛告诉你爹你谈了呢?”

“你希望你男人成天在外边应付相亲啊?”


“……无所谓。”

王也拿着一双可怜的,祈求的,湿漉漉的狗眼睛看着诸葛青。

看的诸葛青心生怜悯,于心不忍。

“真的很无所……对不起,我撒谎了,我好在意,我超级会吃醋的。”

诸葛青看着王也从狗眼神变成饿狼眼,吞下了后面想说的我正好可以出去找我的姐姐妹妹,为了自己的屁股求生欲望强烈的说着违心的话。

王也收回眼神,闭上眼睛似疲惫叹道:

“所以啊,我都是为了你保守我的名节啊——”

诸葛青故意拉长声音接道:

“哇,我好感动。”

王也睨着看了一眼诸葛青,看的诸葛青心里发毛,他小心翼翼添了一句:

“真的。”

4
“所以到底怎么办?你租个女朋友回去应付下呗。”

“不成,我对象儿就你。”

“死心眼。只是假装……”

“就你。”

“不……你这不是一回事儿……”

“就,你——”

“……成成成,我陪你回去,我陪你回去还不行吗??!你都不怕暴露,我怕个什么?那是你爹又不是我爹,横竖抽你。”

“我不怕,反正就——你……唔唔唔……?”

诸葛青捂住了王也的嘴,白皙的手染了层粉,小声嘟囔了句:

“别说了。”

5

诸葛青迅速把手缩了回来。

“我……”诸葛青刚想问候王也妈妈,想了想要见面了,还是不要冒犯了好,改口道:

“王也,我操你居然舔我的手?!”

“诸葛青同志,请你陈述一下客观事实。”王也舔舔嘴唇,看着诸葛青。

不怂,青仔不怂,正面刚!诸葛青给自己加油打气。

“你…你……”

诸葛青憋了好久也没能陈述清楚事实,王也见他难得羞红了脸的样子,忍不住吧唧了一口,说:

“害羞个什么劲儿?你哪儿味道我没尝过的?”

诸葛青耳朵亮了。

6

“咳咳咳…!不正经……”诸葛青假咳嗽来缓解自己的尴尬。“不是还要伯父伯母吗?不准备一下?你心大我可怕……”

“咋准备?”

“……”

两个初恋就是对方,真正谈恋爱的也是对方,一路上都是磕磕绊绊摸摸索索过来的。

深深知道,

没经验打副本。

太tm难了。



“总之,你先和你父母约个时间回去啊……”

“哦。”


“约好没?”

“嗯,明天晚饭。”


“……你缺心眼吗?不知道多宽限两天,好好准备一下……?”

“不缺啊。”王也摁暗了手机屏幕,伸手把嘴翘得老高的诸葛青圈到怀里,“不担心啦,船到桥头自然直,我爹娘人很好的,又不会吃人。”

“再不济也还有我呢。”

7

王也话是这么说,到了第二天真正要上战场了,还是有些慌乱。诸葛青反倒镇定许多。

“王也,伯母喜欢什么样的首饰啊?”

“伯父喜欢谈什么话题?”

“你家里人都有哪些,礼物得备足,要庄重而不失简洁。”

看着诸葛青扯着他,在商场里东跑跑西跑跑,和别人交谈,亲手把一个个礼盒包装好,觉得俺媳妇儿太厉害了。

大包小包的东西由两个人提着塞到了车里。

诸葛青拖着王也回家挑衣服,他自己还好,王也的衣服一定要换!

王也的眼光实在是太差了。

“祖宗,得了吧。这套就挺好的。”换到第五套衣服,王也已经要崩溃了。

“总感觉奇奇怪怪的……”诸葛青打量着,“再换……唔唔唔?!”

反应过来的时候,嘴巴已经被咬得红红的了。

“这下还紧张吗少爷?别太急躁啊,看你崩了一天咧。”

诸葛青用力的擦着嘴,扯着王也的手,瓮声瓮气的说:“不换衣服就走啦!别耽搁。”

8
到了饭局所定酒店,诸葛青深呼吸了几下,从车上下来,靠着王也,脚步虚浮。

“王也王也,我是不是在发抖?”
“王也王也,我的背是不是出了凉汗。”

快到包间门口的时候,诸葛青靠在王也怀里,走一步路都觉得难受……

“王也……我真怕…看我难受成这样,要不……”

“少爷你喝那么多水憋着,不难受才怪。”

“……”

嘤嘤嘤,老公不体谅我,不安慰我,不心疼我,他是不是不爱我了?!


解决完三急问题的诸葛青,不打哆嗦了,走的也正了,可心里还是怕……


“王也,万一……”

“有啥万一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你啊,我护着。”

王也扣住诸葛青的手,推开了包间门,大步走到他爹面前,举着相扣的手,说:

“爹,我对象,诸葛青。”

9

王卫国抬头看了一眼王也,又稍稍转了视线盯了会诸葛青,生意场上人练出来的目光是犀利而寒冽的。

诸葛青本来还有些怕,王也紧紧握了握他的手以示鼓励,诸葛青顿时放松了许多。

是呀,只要他两人在一起,有什么好怕的呢?


诸葛青径直对上王卫国的目光,老少相视良久,诸葛青觉得不打招呼有些失礼,刚想开口,王卫国说话了。

“不错,我儿子会挑,还挺有傲气。是叫诸葛青?我问你,你是我儿子的什么人?”

诸葛青深吸一口气,徐徐回道:

“是,我叫诸葛青,是王也的男朋友。”

“好!就喜欢你这种感觉利落的小子!”王卫国推出一张银行卡,“这里是一个亿……”

“伯父,我和王也的感情是金钱所撼动不了的!”

“谁要撼动你们的感情?”王卫国一脸迷惑。

“啊……”诸葛青有些迷糊了,“那这钱……”

“这是给你的啊,幸好你把那浑小子收了,拿了钱赶紧把这位带走吧!”王卫国做痛快装的挥挥手,“小青啊,我一看你这孩子就有灵气,长得又讨喜,就眼神不太好,怎么看上我们家小也子呢?看了你这孩子,我倒觉得这钱还少了,我家小也有福,能找这么好一人。”

“伯父言过其实了……”诸葛青的勇气全没了,但是面上的样子还是端的很好,只有王也知道,诸葛青兴奋的扣着王也的手一直在抖,出了一手汗。

王也听了王卫国的话,想小声争辩一下他没那么不堪,而且他才是亲儿子……

“还叫伯父?”王母提点到。

“……爸……”


fin

评论(3)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