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名叫子左的高三汪

圈名改叫子左,高三汪,深陷也青无法自拔

【安雷】输个球,换份爱情,亏吗?(下)

【安雷】输个球,换份爱情,亏吗?(下)
安雷向
甜向
校园智障爱情

上篇戳主页,超链接太难弄了。

上课码的(这个人就是想被记过)

以上

【安雷】输个球,换份爱情,亏吗?(下)

比赛还是在继续的,安迷修知道不能因为自己这点情绪波动影响,可大约是明了了自己的心情,冲击太大了,加之又热又出汗的,脑子早就乱了。汗水留下来也不知道去擦,就这么由着汗水进了眼睛,所以整个视线都模糊了起来,安迷修努力眯起眼睛,不去管那疼痛,却只能看见模糊的紫色,在视线中荡漾开来。

好吧,安迷修承认了自己就是来看雷狮的。

想看就看啊!身正不怕影子斜的,虽然自己的心可能不算太正。安迷修努力的想要看清楚,别耽误了比赛,就已经不管自己的视线只往雷狮那儿锁定了。看吧看吧,看了人家也长不出花来。
安迷修视野差不多恢复正常了,但眼睛还是痛,不过当他发现少年额上终于有了细细密密的汗,他便死死的盯住那细细密密的汗滴慢慢的汇成一大颗,所有的感觉都消散了,眼睛也没那么疼了,仿佛雷狮就是他的止疼药一般。汇集成的那一大颗汗珠,终于强撑不过地心引力,从少年额角滑落下来,滑过少年微闭的眼睑,滑过少年稚气未脱又带着少年轮廓的脸颊,滑过少年不明显滚动的喉结,在少年的锁骨处停留了一会,又开始了向下的旅程,终于隐没在宽大的篮球衣和露出令人遐想菲菲的白皙皮肤之间。真可惜,安迷修虽然还是觉得自己这样想十分失礼,但不代表他就不想了。那片白白的皮肤不是没有暴露在人前过,但怎么着都隔了一层背心,总感觉不够尽兴。
安迷修正一边谴责自己一边这样变态的想,“——哔——”一声尖利的哨声打断了安迷修的思绪,谢天谢地,终于有点时间可以缓缓了,再这样下去,我不是要热糊涂了就是要流鼻血了。安迷修刚想着能松口气捋捋自己的热成浆糊的脑子,结果,雷狮很自然的就把衣襟下摆撩起来用来擦汗,那片令人遐想菲菲的皮胄就这么暴露了出来,大约还是刚刚那滴汗珠吧,它很乖的顺着少年腹部肌肉的纹理滑落下去,然后是人鱼线,然后滑进了更加隐秘的地方去了。安迷修的浆糊脑子还没来得及兑点水,就被搅乱的一塌糊涂了。
雷狮离他站的不远,他连忙跑过去,一手捂脸,一手把雷狮撩衣服的手摁下去,当然捂脸的那只手还是留了那么一点点指缝去看少年的反应。果不其然少年恼了,连微微不悦皱眉的样子都那么好看。这是所谓的恋爱滤镜吗?不对,怎么就成恋爱了,不对不对,自己的感情都还弄清楚呢。

“放开,你有毛病吗?”雷狮很凶的语气,一听就知道是不耐烦。

“没……”安迷修哆哆嗦嗦的收回手,也不敢看雷狮,可怜巴巴的眨着绿眼睛,像要滴出水来,就是个委屈小孩样,让雷狮再板不起脸,发不起火来。实际上安迷修想的是虽然感觉人很凶,不过摸了一把手还是满赚的。
“那你突然干什么?老子热着呢!”
“你别这样……伤……伤风败俗…影响不好。”安迷修编出自己都不信的话来。毕竟我总不能告诉你,我不想让别人看见你吧??
“那你怎么不去管管你自己班和其他人呢?你是封建的卫道士吗?伤风败俗都出来了。”
好吧,的确大家几乎都是这么擦汗的。安迷修自己这边的班级也一样。
“……我不封建。”
安迷修再没说话,只是紧紧的咬住嘴唇,一副我辩不过你,但你就是不能这样做的样子。
雷狮用眼神剜了他一下,嘟嘟囊囊叫骂着去喝水了,接了同学递的纸巾擦汗,没再撩衣服的动作。
安迷修松了口气,看见多数女生叹气遗憾的样子。安迷修第一次违背了小姐们的愿望还感到庆幸没有一丝抱歉的意思。

安迷修觉得看天看地看空气都不要看雷狮了,不然自己真的就要傻了。于是把头转向不是篮球场的方向——那边是跑道,跑道中间是绿茵茵的足球草坪,安迷修知道,和自己眼睛的颜色很像。今天天气好,天很蓝。蓝天绿草——人们通常都是这么搭配的。安迷修突然来了文科人的文人情怀,绿草和蓝天才不配,最配的应该是绿草和星空。在晚春初夏交替的时节,晚风吹的一定是又凉又舒服的,草地一定是又厚又软的,躺在上面,边喝啤酒边仰望星空——那星空一定是和雷狮的眼睛一样紫的深邃,这该有多么惬意?
停!安迷修你就不能有点出息,不要有一秒都不能想到雷狮的吗?明明休息了有一会,水也补充了不少,可是想到雷狮和那双紫眼睛就是平静不下来,就是躁的慌,就是心扑通扑通的跳。到底是为什么,明明之前一直都有和少年这样接触,为什么偏偏一场篮球赛就突然对少年产生了不可名的感情?是春天的悸动?现在已经是晚春了啊……是夏季的躁动?现在还是初夏,勉强算是凉快的啊……是青春期的荷尔蒙?荷尔蒙的朦胧感也应该是对一位异性才是啊,对着个糙邦邦的汉子算怎么回事?好吧这汉子也不算糙,还算细皮嫩肉的,长得也很好看,就是太瘦了,要喂胖一点,外表算是超额达标吧。可性格和自己喜欢温柔体贴小鸟依人类型可大相径庭啊,突然想到上次雷狮拍掉自己旁边那位同学搭自己肩膀的手时那个嘟嘴的表情,其实也还算是满可爱的,毕竟是大型猫科类动物,好好顺顺毛,还是会舒服的呼噜,露出柔软的腹部的。好吧,这也勉强算过了。可这是个恶党啊,作风不正,还懒懒散散,什么都喜欢指使别人干,自己当大爷。不过媳妇找回来自己也不是要享福的啊……有错是可以改正的嘛,何况还有我这么根正苗红的人熏陶,肯定能让人改邪归正的。就算不能,也总要找个人防着他去做坏事啊。祸害别人的事情,他安迷修可办不到,果然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这改造恶党的重任果然只有自己能担起来。这么想还是很有逻辑的,看上恶党还是很有理论根据的,不是脑子一热的结果。安迷修就用自己已经热的不清晰的脑子,给自己找了一大堆看上雷狮的“依据”。
提示还剩2分钟休息时间的哨声响起,安迷修才迷迷糊糊的想到,对了,还有篮球赛。这可不能怠慢。刚刚晃了几次神,竟看雷狮了,这可不行,比分还被理科班拉开了6分,不算多,可也不少啊。安迷修咕咚咕咚几口水,平复了自己的心情,还得要更集中注意力一点,他又看看在拉筋骨的雷狮。啊,是集中注意力在篮球赛上,不是在雷狮身上!不过雷狮作为对方主力还是要好好看着的。

好,加油吧!一定要赢,给文科班挣面子,绝不让那恶党扬眉吐气,当然也给自己找个面子,嘿嘿。

有了目标就有动力,文科班恍恍惚惚的主力突然变了个人,从抢球到传球配合到投篮,带着队员势如破竹。理科班这边本来水平不差,运动员素质也都不差,不过见上半场对方主力被雷狮带着转,还拉开点分差。本来就瞧不起文科班一群文文弱弱的男孩子,这下更得意啦。结果疏忽大意,被打得措手不及,丢了好几个球,比分被追平了!雷狮那飘忽的打法被安迷修仔细,是真的非常仔细的观察了之后,也不顶大用了,雷狮“啧”了一下,再怎么不想出汗也要出汗了。自己又带着那份平常的不可一世和霸气,硬是没败下风,说实话,雷狮真的猛起来打,几个人根本就拦不住他,安迷修也不例外,毕竟少年的霸气,就够人抖三抖的了。又回到了刚开场的时候,你来我往,比分很相近。只是理科班乱了手脚,雷狮又渐显疲倦,所以在最后30秒的时候,最紧张的时候,文科班还是站着多一分的差距的。胜利就在边上了!不过令人揪心的是,雷狮拿到了球!正在三分线边缘和安迷修周旋着。
雷狮挺急的,尽管这场比赛输赢无伤大雅,自己也不是冲着打篮球去的,但是输了还是丢人啊!何况还是男生人数这么少的文科班。尽管稍占劣势,但那有怎样?雷狮从来都是在逆境中寻找突破的,从来都是不服输的!
可是时间短,安迷修拦得紧。他有把握过了安迷修他绝对能掰回来成为赢家。可是安迷修就是缠的紧啊,左右都过不去,队友也被盯死了,诈打也会被识破,怎么办?

还剩20秒。

再强攻一次,又被拦了回来。

还剩10秒。
……

“10…9…8……”裁判开始倒数了!雷狮左想右想还是没想出突破的办法,干脆在做次假动作吧,万一骗到了就赢了,虽然有点点不光彩,但海盗要光彩干嘛呢?

于是雷狮将头歪了歪,黑色半湿的发梢带着汗滴垂落下来,少年用紫眸瞥了安迷修一眼,似乎含情脉脉包含了无数幽怨,又带点撒娇楚楚可怜的意味,还在暗送秋波,眼睛适时的带着点俏皮意味的眨了眨。安迷修看傻了,像是被蛊惑了一般顺着少年歪头的方向摆动身体,还点了点头,满脑子都是可爱爆炸了的想法。要是雷狮知道安迷修这么想的话,打死他,他都不会用这中伤敌一千自损一万的做法,对,这太恶心了。
好吧其实雷狮只是在做假动作的时候歪了歪头眨了眨眼睛,并没有做别的,他知道自己魅力大,但这只是下意识的动作,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少年本就调皮,对于一个大男孩来说做点俏皮的动作表情不是再自然正常不过的吗?至于什么暗送秋波,楚楚可怜,含情脉脉,都是安迷修烧昏了的脑子臆想出来的了。
所以安迷修一下子迷糊了,雷狮当然抓住空档,带球过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球在最后一秒哨响前送入了篮筐内,给这场篮球比赛落的了一个精彩的帷幕。安迷修还在愣神,因刚刚自己臆想出来雷狮眼睛里含的各种情感而脸红,而雷狮这边已经开始了欢呼,雷狮恨理所当然的去嘲讽他的手下败将。
“安迷修,中暑了就好好休息,哈哈哈。”

安迷修终于回过神来,才意识到比赛输了,因为自己疏忽输了。他蹲下来捂着脸,本来是不好意思觉得愧疚,结果满脑子都是雷狮运动时候的样子,是谁说的运动的大男孩都是最帅的?这话可真不假。
然后才后知后觉的想到,刚刚没拦住雷狮是因为少年的假动作,但其实这个动作做的并不太高明,毕竟少年是太着急了,可为什么没有识破呢?是因为那个歪头和眨眼。自己就被骗到了。雷狮怎么笃定自己一定会上当呢?安迷修突然明白了,一定是雷狮猜到了自己的感情,那份自己才察觉到,难以启齿的感情。恶党不愧是恶党啊,连别人的感情都要加之利用。
安迷修愈想愈气,愈气愈委屈。他输了,不仅仅输了球,最重要的是自己是色令昏志啊!他用烧糊涂的脑子加着自己的臆想推出了一个很有道理的结论来。雷狮利用他的感情骗了他!他怒不可遏的把在人堆里接受欢呼的少年拖出来,也不管雷狮的反抗或者是叫骂,直到把人拖到现在空无一人的教学区,找了个隐蔽的角落,把少年狠狠的摔在墙上,双手从肩部压住少年,钳制少年的动作,便垂着头,再没反应。

“安迷修你又发什么神经?!”

雷狮揉揉自己被刚刚被抓的地方,皮肤很嫩,容易留下印子,已经红了一片了。背被撞在墙上也疼,想挣扎却被安迷修死死摁住,雷狮气冲冲的抓着安迷修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来,

“你到底在干嘛?!”

结果正对上一脸委屈,泪眼汪汪的安迷修。

“喂…你不至于吧?输了场比赛……”

“你为什么要利用我?!”

“哈?谁利用你了?什么和什么?”

“你知道我喜欢你,就刚刚最后一球给我抛媚眼迷惑我!”

“谁给你抛媚眼啊?!我干嘛呢我恶心自己。”
本来雷狮一脸懵逼,情绪激动,不知道安迷修抽什么风,结果突然知道了一件不得了并且自己并不想知道的事情。
“等等……不对劲,你他妈喜欢我?!”

“你怎么能说脏话呢?我喜欢你是件很不堪的事情吗?”

“你怎么能喜欢我呢??!”雷狮一脸气炸。

“我怎么不能?”安迷修下意识的就要反驳,“等等……你不知道我喜欢你……?”

突然安静了下来。

结果闹了半天,是自己的误会……安迷修这个时候勇气全没了,莫名其妙的因为篮球赛突然察觉自己的感情,就以这种奇怪的方式倒了出来。这也太刺激和戏剧化了。安迷修干咳了一下,打哈哈的方式,勉强扯了个笑,“啊……是我误会了…抱歉,刚刚扯疼你了吗?你就当什么都没听见吧……”

“我不想听到还不是听到了?说了话你该死的给我负起责任来啊!”

安迷修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火起来,

“那你要我还能怎样?!该知道不该知道想不想知道,还不都是知道了!因为打了场篮球比赛就喜欢上你了!可以吗?又多了个能嘲笑我的理由!呵,你开心了吗?”安迷修觉得自己刚刚运动都没起作用的肾上腺激素,在蹭蹭上飙,把自己的火都点起来了。

“你那么大火干嘛!我还没做表示呢!”

“什么?!”安迷修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雷狮一个反手,交换位置被压在墙上,一脸不知该说是惊恐还是慌张的表情,不知所措,只能看着雷狮一张俊脸放大。雷狮也挂着火,利用自己的身高优势威慑安迷修,带着少年青春期的冲撞,就把自己的嘴唇狠狠的碾过安迷修的,便伸出舌头胡乱的舔了一番,也不管自己的虎牙把安迷修的嘴唇碰出血来。安迷修被咬的疼了,眼睛红了,情迷意乱了,反正热出汗了,水分和理智一起蒸腾了,就着本能用力扣住雷狮的腰,把少年环抱起来,把少年的脚一绊,就让少年失去重心跌在自己怀里,然后反将少年又压回墙上,强迫他微微屈膝,以至于安迷修能做居高临下的那个。雷狮当然也有在挣扎,两个人在打架,嘴唇也打。安迷修撬开雷狮的嘴,不由分说的先扫荡一遍。雷狮怎么肯屈就?不过被亲的有些无力,就只好用力用嘴去碰,两个人的牙齿撞到一起,痛的吸了口凉气还不停,舌头,嘴巴都出了血,和交缠的唾液混在一起,直到两个人亲的要窒息了,才分开来。雷狮和安迷修互相看着对方胸腔起伏,大口喘气,嘴唇肿胀,然后擦了把嘴角的血,动作默契的像照镜子似的。
雷狮不满的“啧”了一声,对自己满嘴的腥甜味恼火,因为自己心里也是甜丝丝的跟蜜罐打翻了一样。他强支起身子,推开有只手还在自己身上的安迷修,比了个中指。
“输了个球,换份爱情,亏吗?”

亏,亏大发了。雷狮想,自己明明是赢球的那个,谁知道因那个球把自己输出去了。好歹自己也是个理科高材生。咋滴这赔本的买卖都算不出来?他用还因为发红的紫眼睛瞪了旁边还睡得很香的人,揪着耳朵把人拧起来。

“疼!雷狮,疼啊!”

“你疼?我还疼呢!”雷狮刚刚一动,又扯到腰了,于是放了人的耳朵,恶狠狠的说,“我问你,高中那个问题,现在能给我答案了?”

“什么?”
安迷修委屈的揉揉耳朵,很乖巧的挪近雷狮帮他揉腰。

“输球换爱情亏不亏的!”

“我是文科生,我算不清。”安迷修别扭的答着,听的出还是很委屈,手上的力道却很适宜,帮雷狮缓解了腰疼。雷狮就纳闷了,大老爷们的怎么老摆出委屈的样子,还委屈是委屈,但就不怎么闹脾气,弄得雷狮也不好发火。

“你他妈敢说你没赚到?”雷狮生气的想爬起来,身子一软又趴了回去。安迷修赶紧把他捞住他,顺带在脸上吧唧了一口,手上捏了屁股一把。

“不亏。我当然赚了啊,这么可爱的一个人。为了这个让你动火才亏大发了。”

“油嘴滑舌。”雷狮的心情好了一点,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会让人继续折腾他和放过刚刚揩油的动作。“你今晚和明天睡沙发去。”

安迷修本来按摩的手一僵,声音又染上了委屈。

“雷狮……”

“三天。”
“雷……”

“一周。”

“可……”

“半个月。”

“但……”

雷狮一个眼刀,又打算动嘴,安迷修认输了,“好……”想只丧气的狗,雷狮想。安迷修又悉心的帮雷狮揉了半个小时的腰,自觉的收拾枕头被子,泪眼婆娑的搬去了客厅。
雷狮把连埋在枕头里,就分一只眼睛来看安迷修,想,其实找了个这么乖的,也还勉强算不错吧。

直到雷狮被偷偷摸回来的安迷修折腾,雷狮才坚定的认为,这辈子最亏的事情就是和安迷修产生爱情了。

fin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