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名叫子左的高三汪

圈名改叫子左,高三汪,深陷也青无法自拔

看到有评论和私信催更的统一回复一下。

em介绍写了子左现在高三,写文速度会比较慢。

其次,子左是一月回一次家,没有手机。。。。这些都是用班上的电脑打的。

然后刚刚第二次月考完成绩不是特别理想,所以到第三次月考前都不会产出。

抱歉

我要去补课了,11月份见

以上

子左上学去了,元旦见。

【也青】相性100问(前三问个人带入式)

【也青】相性100问(前三问个人带入式)


也青向

代入式的(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这种形式)

其实就是我的幻想……

以上


你作为一个异人报社的记者,照例吐槽着繁杂而无趣的文书工作。最近异人世界很平静,没发生什么大事,你也就很无聊了。


突然上司交代了新的工作,你点开微信一看:

妈呀呀……!居然是采访异人中热度很高的cp,还是也青!


作为也青女孩,你第一次这么热爱自己的工作。手脚麻利的感觉利用职务之便弄到了也青的电话和微信,笑得要死,心想自己的运气太好啦!


麻溜的和也青约定好了时间就在这周末,在微信上温软有礼,现实中笑成傻逼。



终于在期待中等到了周六啦!


你按着也青给的地址,在市郊的一处别墅区,你默默吐槽了一下这两只富二代,开车来到了他们家。


就就就要见到真人啦!


你激动的蹦蹦跳跳,转了好几圈才慢慢平复自己的心情,压住了过快的呼吸,按响了门铃。



过了一会儿,简约的白色实木门打开了。一个身着白色衬衫背带裤的男人探了个青色的脑袋出来。眼睛弯弯像新月,嘴角勾的像狐狸。


门的两边栽了花,灿烂的向日葵。(花语:沉默的爱)


你知道是诸葛青了,尽管照片舔了不知道多少次,图,文,也摸了不少,见到蒸煮还是很激动的。


诸葛青把外面的大黑铁门打开了,帮着你把车倒进车库,你一直处于激动兴奋状态,都说不出话来。


诸葛青捏了捏你的脸:“憋的这么红,想什么呢?”


作为尽职的记者,你随身带着本子和笔,这时候就下意识的用本子挡住通红的脸颊:


“没什么……”


阿青真的好帅啊!




一个懒散带着鼻音的声音插进来:“青,别逗人小姑娘(小蓝孩?)啦!”


王也穿这件有些朋克风的上衣和破洞裤,一看就知道不是他自己配的,不过脚上穿着双拖鞋极其不符合他穿着画风,倒是王也老大爷风格。



“那你倒是过来啊!”诸葛青叫到,帮你从车尾箱卸下摄影设备。“难不成让人家姑娘自己搬这些重东西?”


“得咧!”小拖鞋垮塌的啪啪响,十分出戏。


王也过来,诸葛青把大件的,重的,一股脑都推给王也,自己就搬了个架子,又转过头来和你搭话:


“姑娘不怕,我们帮你扛设备。你们公司也太没人性了。让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一个人运这么重的器材来采访。”


王也插了句:“嘿,出苦力的是我,倒成你撩妹子的事迹了?”但没露出不悦。


“姑娘你做记者多久了?”


“半年……(我吃也青半年不到QAQ入坑太晚嗷!)”


“姑娘你多大了?”

“姑娘你喜欢吃什么,我们好备饭。”

“姑娘你这样真可爱。”

“姑娘你……”


“咳咳!”王也终于放了手上的器材,看了一眼诸葛青,没说话。


求生欲望强烈的诸葛青立马换了个话题:“姑娘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呢?”


你怯懦懦道:“微信上说了……我叫子左(代自己的名字啊你们)。”


“哦~子左,好听。子午左水……怪不得子左你长得水灵灵的~”


“诸葛青先生……我们开始采访吧。别说这些了……王也先生……”你小声提醒道。



“对啊,开始采访嘛!看人姑娘多懂事!”王也过来就扯着诸葛青的手走到沙发上坐着。


你一边调试机器,一边小声嘟囔:“你们是我磕爆的cp啊……虽然很想看皮皮青被……但还是善良吧。”


用听风吟听到的诸葛青面色不好,王也笑得肚痛。



你调试好了机器,便把题目表给也青二人:“二位,这是采访内容。后面的题目……有些露骨……不过粉丝都很想听!不合适你们可以提出来……”


诸葛青葱白的手指捏着纸翻了几页,倒是很平静。


“没事,就这么问吧。”


王也反倒是有些脸红,“这后面的题有些隐私啊……”



你紧张的说:“可以改……”



“就这样吧。”诸葛青打断王也,“粉丝们要求的呢~”


王也知道这人宠粉,想了想老青不尴尬,他有什么尴尬的,便也同意了。



“开始了。”你拿出纸笔,一副认真记录的样子,实际已经要激动死了,不知道能收集多少yy素材。


“请二位在镜头面前自我介绍一下。”



诸葛青翘着个二郎腿,十分少爷似的握着王也的手举起来,无名指上白色镂空设计上嵌琥珀石的戒指十分显眼。


“在下诸葛青,大家可以叫我阿青~今年25岁,正值帅气的年华哦!这是我的爱人王也。”


王也反手扣住诸葛青的手,抬起自己的右手,和诸葛青一款的对戒,只不过上面是海洋水晶。


“小道王姓,单名个也字。今年26了。这是我对象儿诸葛青,咱已经结婚了啊!所以各位女友粉不要想了。”


诸葛青听了这宣誓一样的话咯咯笑:“各位小姐姐可以磕cp……包甜!”



你做了记录,吐槽到:“蒸煮安利cp,讲究!”



“子左你难道不吃么?我刚刚搜了搜,你文挺多的……”



你的脸一下子红透了,早知道网名和真名就不该一样,有种公开处刑的赶脚。


“老青,你老和人姑娘过不去干嘛!”王也说着,却偷偷把你关注了。还麻溜的给那几篇车点了赞。



“反应太可爱啊……忍不住。”


“德行!再可爱你都没机会咯!人家就磕你的cp哈哈哈。”


诸葛青微微睁眼:“你说不一定……”


“呃——?”


“我开玩笑,我人是你的。”



你暗暗吐槽,求生欲真强。然后觉得自己灯泡做的太亮。


tbc






存脑洞


普通人王也x北极狐诸葛青


不过老王天生对灵力很敏感,也知道有妖物的存在。


这是个关于北极狐的介绍:


雄性在发情时,也是鸣叫,比雌性叫得更频繁、更性急些,最后用独特的声调结尾,有些类似猫打架的叫声,也有些像松鸡的声音。


(这个青是不是很妙?)



大概就是老王家突然来了只受重伤的狐狸,然后老王就把狐狸救了还养起来了,天天抱着萌狐狸睡觉。


有一天,狐狸不见了,床边突然出现了一只裸男,很白,很帅,的,裸男,自己还抱着他。


老王第一反应:我狐狸呢??!

不对,这裸男哪来的??!


诸葛青迷迷糊糊醒过来,发现有些不对劲,啊……自己变成人形了


老王:“你……是什么人?”


诸葛青(戏精上身):“你问我??我还想问你是谁呢!我为什么没穿衣服,你对我做了什么呜呜呜……”


老王:好像是哦,自己没有什么立场质问他。醒来就抱着一只裸男什么的。老王才后知后觉,人家还是裸的啊!


脸红丢被子,“你先盖上……”



诸葛青也脸红了,盖上了被子。因为伤没好全,人形变化还不能很好的控制,青色的头发上冒了长长尖尖的狐狸耳朵。


诸葛青:……


王也:……



一阵沉默。



王也:“你是那只狐狸?有什么事吗?”


诸葛青:?!


王也:“我有些通灵体质,见怪不怪了。”


诸葛青一舔嘴唇:


“有。我的狐灵珠被人抢了,这是我受伤的原因。”


也:“你要我帮你抢回来?我除了体质特别些,还是个普通人……”


青:“没事,你是个男人就行了。”


也:“……?!”


青:“我要重新炼制珠子,需要……你的一点阳气。”青舔舔嘴唇,“别担心,交换一下呼吸就行了,时间不长,七七四十九天。”


也:……?!“啵嘴儿吗?”脸红心跳,我是个正经人,可是帮人没办法……


青:“哪有那么落后!”



氧气罩……



青:“喏,你一半我一半!”举着氧气面罩中间连个管子。


王也:不用啵嘴了,可是好失望,感觉被骗了。


王也推开氧气罩亲了上去。


“这样效果好点。”



日常:也养青,还帮青炼珠子。青天天吹自己的妖生,吹江南特别漂亮。



珠子炼好了,老青跑了。



王也苦恼郁闷,追都没办法追。


又不是人,是妖啊。



老青只是怕自己颠沛流离惯了,害怕习惯了温柔,被人伤害过,害怕付出真心,就跑了。


结果游山游水,总是惦记着老王。


人世间的繁华,没你陪伴,我真的好孤单的赶脚。



又回去了。




可是回去了,也没找到王也。




王也跑到老青吹出花来的江南了,看看能不能遇到狐狸,或者忘掉狐狸。



结果心里空落落的。


又回去了。



回去了就看见在门口都郁闷成兽型的小狐狸。


抱着。


青(小拳拳锤胸口):去哪了?!


王也:江南。


青:江南有什么好的??!有我好??!


王也:江南好啊。风景旧曾谙。(指老青又回来了)


青://////你不怕我不回来吗?


王也:怕啊。


          但我对你有信心啊



正巧三月,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阿青发情期到了wwww

fin






入了单行本,不知道这个番外有人看过吗?应该看过吧。(不过我没刷到过。)


也总半夜夜路去找阿青几个意思?


冒着被宝宝埋的风险也太真爱了吧!


白好可爱嗷!还担心王也哥哥找不找得到青。(找到你哥,你哥屁股不保了孩子。)

呜呜呜……lof爸爸没爱了:


1、限流

2、关注看不见

3、tag刷不出新东西

4、界面各种崩溃

5、图片各种加载不进去

6、特别神经质的屏蔽机制



分手吧,没爱了。

(可是就这同人圈大啊嗷嗷嗷)

乐乎有毒吧???我一个擦边球都要屏蔽???

记一个脑洞(不知道写不写)

季节:初冬

场景:一个小城市的小机场


王也被老爹的夺命连环call没办法从山上下来了回家。

觉得小机场候机厅又小,说闲话的人又多,烦死了,就偷跑了只有人多才会开放的二楼候机厅去了。

一个人的感觉很好,那种喧嚣的世间只有我一个静的感觉。

机场全是玻璃,可以看见外面的没开的飞机,灯,长长的助跑道,山和天上的星星。

王也自己捧个清静经很是自在。


突然,从一片黑暗中(二楼没开灯)出现了一个白的发亮的男人(老青),拖着箱子,穿的很少,就一件带荧光logo的风衣,里面就一件打底的白衬衫还露出锁骨,胸口的翠玉特别抢眼。



王也有一种自己被打扰了的感觉,很不爽。


老青还那么多位置都不挑的就跑到王也旁边坐着。


王也心里长了茅草。



他忍不住打量老青,本来是有点怒气,后面越看越看越入迷(这男人真他妈好看)。


王也见老青玩手机白白的手指一直在抖,大约意识到了这人是个要怕冷又要风度不要温度的主。


便搭话:


“你冷吗?”


老青:??


“围巾借你,我这有热茶,喝吗?”


老青:??!兄弟我们不熟吧。


见老青没反应,王也就帮诸葛青围上围巾,从保温杯里到了热水塞在老青手里。


老青:这人好热情…     “谢谢你……”


王也:声音中音,清秀,好听aaa!不对,我想什么呢?!肯定是这人长得太像狐狸了!



然后又沉默了,诸葛青继续玩手机,老王继续看假看清静经,实则看老青。


大约是天的确有点冷了,两个人靠的近了点。



老青因为冻得,头微微缩进围巾里,嘴巴正巧靠在王也也经常靠住的位置,意识到了这个的王也有些脸红,可是说出来提醒别人则更尴尬。


诸葛青的嘴唇被冻的一点乌青,喝了热茶润了唇有带着水色,老王想:这我上去舔舔会变红点吗?



l诸葛青对王也完全不遮掩的露骨注视有些哭笑不得,从小被这种视线注视的他早就习惯了,只是被一个看起来手捧清静经,头发弄了个道士头的愣瓜注视倒是第一次,心下就觉得有趣。(而且道长这种上来就围围巾,倒热水的搭讪方式实在奇葩。)


于是诸葛青从清静经开始,和王也聊起来。从奇门八卦聊到天下苍生,越聊越投机。



然后诸葛青知道了王也原来还真是个道士,便撩了一把,本着撩完就跑,却不知道怎么就和王也亲上了,亲着亲着就进了厕所。



诸葛青觉得自己有些疯狂,和一个陌生男人在机场厕所隔间搞了起来。结果王也用手缓解了他的欲望就把老青整理好送出去了,还一本正经的说:


你不可以这么随便的,怎么能和一面之缘的人做这些呢?!要对自己负责任,还好你遇到的是我,遇到坏人就惨了。


诸葛青:我裤子都脱了,你tm给我再套回去这个操作可以哇???!


诸葛青气呼呼走了。



王也马上躲回厕所,念了清静经也没用。最后想着老青刚刚的表情,看着手上一团白色,心想:妈的,栽了。


可是有什么法呢?他不能这么不负责任啊!



本想着再见不到诸葛青了,没想到回到北京他爸给他安排的第一个生意合作伙伴就tm是诸葛青。


王也,诸葛青表面公式笑,内心mmp



诸葛青:“道长说我太随便了,那道长给个了解的机会啊。”


王也:“你要怎么了解……”


诸葛青舔舔唇:“当然是…深入了解啊……!”


王也:胯下一凉。


从此被狐狸吸尽元气。

发现很多东西想了都来不及写,或者说写不出来……

就都记下来吧,希望有哪位太太可以写(星星眼)


我一直在想,如果按原作人设来说的话。


我觉得诸葛青就算知道王也喜欢自己也不会去追求的吧。

感觉呵青什么都要追求一个极致,他会害怕,自己的私欲和占有欲会把王也变得不像是王也,如果王也为了自己从神坛上走下来,却变成了没有神秘光环,变得市侩,不在无忧无虑,该怎么办;因为自己双方的感情而变得狭隘自私刻薄该怎么办。也许,他会选择远远观望,一直保留王也再心中最好的样子。


而王也则是害怕自己会伤害诸葛青,会使得诸葛青失望,会让他难受。作为一个静心的人,他觉得自己的欲望太过庞杂而恐怖。如果他知道了诸葛青甚至因此产生心魔的话,应该会选择疏远吧,他怕自己的关心则乱会伤到诸葛青。所以,他也应该会选择观望。


这两个人心意相通,却只适合做朋友做知己,却不适合做爱人,因为他们都选择静静观赏对方岁月静好,害怕自己打破这个平静。


妈惹……彼此喜欢却只做朋友什么的,才虐死了好不伐……



突突突然萌上亮青了,护犊子的老祖宗什么的……

也亮青三角不错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