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名叫子左的高三汪

圈名改叫子左,高三汪,深陷也青无法自拔

【也青】九王爷收人不?

也青古风向?!
不好意思,九王爷这梗笑疯。
特智障一文
看的开心
有段在边缘试探的……意会意会,应该不会被吞吧……?
以上

九王爷收人吗

天子脚下,盛世昌明。

京城巨富,王家三少。品貌端正,明目温瞳。学富五车,家财万贯。没啥子不良习气,不抽烟不喝酒不嫖不赌不吸毒。为人温润,随和有礼。不争不躁,自有一股子自在劲儿,很是讨喜。奈何性子疏淡过了头,早年就撂挑子上了山。盖舍不得一头乌黑头发,未曾削发为僧,遂盘髻入道。世人皆叹惋,独一人逍遥自在耳。

只道是人清净了,世事难料。搁着山上学了两手,便有人谣传有道是本领天高,深藏不露。
嘀溜溜来了那么一筐子找麻烦的。咋办?跑呗。遂拾了包袱,天南海北的跑路。脚下抹油,是脚底生风。末已,被堵。

来人一光头,带一啤酒肚和一身褶子肉,谄媚的直呼,王大师~。吓的我们小王道长是冷汗直冒汗毛全悚,直打量来人,嘿,毛约三百斤,有点不妙。遂挂笑,七分扭捏三分作态,哪里哪里微末道行不足挂齿。来人手一挥,翻出六大铜钱。嘿,和我在钱上较劲儿?怎料,此钱非彼钱,是直奔着扇人大耳瓜子去的。小王道长一闪身,只道这是很不妙啊。两袖一甩三重掌风,过了几招,发现这毛球太灵活了。施个幻术是赶紧跑路。

本以为逃出升天。结果没跑多远,身上便奇痒难耐,仔细查看时,起红疹子了。是病是毒是蛊?王也想的是心凉比一层。病能医毒可解蛊可除。可惜不知缘起,是费解难解无法可解。又身份敏感,不便大张旗鼓寻医访药。

但闻南方九王爷,重人才,好侠义。便于一月黑风高夜,蒙头着黑衣,潜入王爷寝内。半夜三更,一黑手摸上王爷床,吓得王爷直呼鬼怪。王也眼疾手快捂住王爷口鼻束住王爷手脚赶忙道,“王爷失礼,在下王也。最近世事不清净,特来寻得一方庇护。”

便耐心等待王爷答应,见王爷久时无反应,心已凉半截,看来还是得风雨飘零。结果低头一看,干,王爷要被闷死了。忙是放开王爷,直说对不起。王爷咳嗽摆摆手,以示没事。王也上手抚背帮王爷顺气。

王爷着的一青袍,料子光滑顺手。王爷脸白手白,脸上泛着喘不上气的红,伴着月色入户,竟盈盈然生出别样媚态。小王道长只觉凡心颤动,忙收了手,盯着窗外一轮明月。

王爷算是缓过来了,道,“阁下就是大名在外,料事如神,定生克,拨四盘的王也?”

王也答曰,“王爷,没那么神呼,不过是我。”

王爷抿然一笑,道,“道长不必如此谦虚,也不必唤我王爷。不过有福,生在天家。其他,和你们也没有区别。这里没外人,叫我诸葛青便可。传闻道长不愿寄人篱下,这番寻我,可是有麻烦?”

“王爷圣明。”王也一拱手,遂将自己的经历一一为具言,皆叹惋。

诸葛青道,“我明了。烦请王道长伸手,我给你算上一卦。”王也手伸来,“王爷还会摸骨啊。”

“略通一点。嗯……我看你印堂发黑,恐有大难……”

“不是摸骨么……”

“嘘!天机可是你我可揣测的?不可闻不可名不可说!”

“……”咋这么玄乎呢?感觉好不靠谱哦。

“道长,再让山人看下你的红疹子可好?”诸葛青一手摸上王也袖子,笑的狡猾。

“这…不在卜卦范围内了吧。”王也扯紧自己的衣袖,表示他不想断袖。

“诶~王道长现在身份不便,这大半夜我也不好给你找太医,山人也略通一点医术。”

“您会的可真多啊……”王也不情不愿的褪下衣袍,露出背后一片小疹子。

“呃…王道长,可是去过风月场所?我觉着有点像梅毒啊。”

“梅毒?!我十八就上山了好吧?!”

“哦……”诸葛青皱着眉,顺着王也后背纹路摸了又摸,瞧不出个所以然。“过敏了?”

“过敏?我打小到大就没过过敏啊……对什么过敏啊?”

“哎,此过敏非彼过敏。”诸葛青故作高深。“你我又非凡人,心中有担忧之事,身体便会反应心境。你是不是怕什么,接触到了,才过敏的?”

“……不知道。”

“山人我瞧着道长发际线堪忧啊,怕不是见到了那光头,见光头过敏?”

“……对光头过敏?!”王也惊讶。

“或者对男人过敏?”

“对光头还好…对男人过敏这也太扯了吧?”王也一脸深深怀疑。

“不能这样说。”诸葛青摸一把并不存在的八字胡,“事不相瞒,本王有一隐疾,就是对男人过敏。不然你刚刚蒙住我口鼻,我也不至于咳那么厉害。”

哦嚯,合着你刚刚摸来摸去的,不过敏啦?王也不信。

“我觉着,你就是对男人过敏啊……且待我掐指一算。”诸葛青念了咒。

王也上前握住他葱白的手指,“不用算,我来试试就好。”

“怎么试?”

“就…这么试……!”

“哎哎!这么试不好吧……?”

“我看能试出个名堂来。”

“哈……那,就试试吧……”

“感觉还行?”

“……嗯………”

“我红疹子好像褪了?就说能试个名堂出来。应该不是对男人过敏。”

“哦…好……呜呜……”

“嗯!可以,完啦。再试次不?”

“随你……轻……唔。”

“九王爷,我问你个事。”

“非要现在问么……唔,你说。”

“收人不?”

“哈哈……嗯,你说呢?”诸葛青掰过王也脸吧唧一口。“盖戳了,官印。”


从此九王爷府上多了个神通广大的道长。

fin

画的非常潦草……应该是花吐吧……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


没有后续……


人体崩坏。


看起来像是幼儿园谈恋爱……

诸葛白,是我文后面会出现的情节插图

小学生也青!大队长品学兼优王也,转校生诸葛青。

p2就是只狐狸青

【也青校园】如履薄冰 叁 友人

如履薄冰  


也青校园

我本来是想写出细水长流的感觉

结果写成了流水账中的流水账

……

现在写了5000多字

我想我大概还有10章……那大概就是3w的流水账了……

以上


叁 友人

冗长的上午过去,诸葛青一遍整理书包一遍思考去哪里吃饭。见初中同学张灵玉向他走过来,才发现有些失礼了——他完全忘了张灵玉的存在,便和灵玉打招呼:“嘿,很巧啊,一个班。”


“嗯……”张灵玉点点头,只是微微皱眉,面露难色的指了指已经被兴奋的女生们围住的班级门口。


女生们素质都特别高,除了门口张望,也不吵闹,也不打扰其他同学,只是用目光热烈的注视着这两位大帅哥。


啊,忘了。诸葛青懊恼的揉了揉头,初中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撩了一波粉丝都上了一所高中。看样子,他才入学第一天,粉丝群便肉眼可见的扩大了。


仰慕诸葛青的张灵玉的女孩子们都特别和睦,大有其乐融融的趋势,共享老公是口号,不用担心后宫起火了呢。只是当事人,特别是张灵玉,并不想要这后宫罢了。


“诸葛兄,我和你一起吃饭好么?这仗势…我有些慌。”


“可以啊。就在学校吃吧……万一出现什么意外状况,还可以求助老师。”


“嗯。”张灵玉点点头,他想起以前他被高一届的奔放学姐拖进暗巷里差点被强吻的经历,脸色有些发白。


诸葛青看了一眼一下课就趴下了的王也,心想,还不算太熟,算了。挎上包,和张灵玉离开了。



王也抬头,目送二人离去,心下居然有些不爽。诸葛青和那个白毛很熟?


慢了些时候,饭堂早已人生人海。女孩们夸张的要给他们开路,被两个人婉言谢绝,乖乖排队。然后这俩帅哥,就成了饭堂风景线,受着全饭堂人的瞩目。


感觉像动物园被观赏的动物,诸葛青撇嘴。


放在以前诸葛青会十分热情的与各位姐姐妹妹打招呼,现在却突然不想这样做了,也许是因为有喜欢的人了吧。


不能辜负女孩子们的美好遐想对吧。



排了好一会儿,才排到。诸葛青有道菜不太爱吃,正想换一下,突然旁边伸了只手帮他刷了卡。


“今上儿谢谢您勒嘞,我请你。”


诶,王也。



诸葛青并不推辞,换句话说,他暂时呆住了。有点傻傻的笑着。


王也…



张灵玉在后面推了推诸葛青,有些犹豫却礼貌的说道:


“呃……诸葛兄。”


“嗯?”诸葛青回过神来。


“让一下,我打饭。”


“啊…对…对不起。”


诸葛青赶紧将挡住的窗口让出来。



王也也就顺势排在了这队伍的后面——已经没几个了。


诸葛青站在他旁边:“谢谢你啊,王也同学。这些小事真的不用放在心上。”


“客气什么儿……?叫我王也就好。我就是想多了解你一下……”


诸葛青喉头一紧,心脏乱跳。

想了解……什么?



“诸葛兄,我们坐哪?啊,还有刚刚的同学。我们是一个班的对吧?你好,我叫张灵玉。”


王也:“……王也。”忘了还有个白毛。


诸葛青:“……”王也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张灵玉见两人忽然陷入沉默也没有觉得气氛诡异,只是环顾四周挑座。


“你们看那里行么?人少。”


“你说行就行呗。”王也搭腔,正好排到,端了饭过去。



坐下来,诸葛青有些不甘心,便深呼吸了一口,好像不经意提起一句:“王也,你刚刚说想了解什么?”


王也嚼着菜嘟囔着:“您祖宗。”


诸葛青:“什么和什么……”



王也又想打自己巴掌了,不过旁边还有个白毛呀……


诸葛青咬着勺子愤愤的想,这人果然只是喜欢我祖宗!



于是,席间,他们就关于先生的问题展开了非常热烈的学术探讨。


张灵玉开口笑道:“你们懂得可真多,我学到了不少呢。”

谁他妈没事想讨论这个!



吃完饭,张灵玉表示自己要回宿舍休息了。他是住校生,而王也和诸葛青都是走读的,便告别了。


就剩两个人,反而没有刚吃饭那般自在了。就并着走,却沉默着。



夏的余韵好长。中午的太阳在头顶强烈的照射,饭堂与学校之间是操场,新漆过的红色跑道和白线很刺眼,味道也非常的刺鼻,塑胶和油漆……令人恶心。


诸葛青踢开了一块小石头,盯着自己的鞋尖:“王也,走快点吧……好难闻。”然后抬头看着没有云朵的蔚蓝天空,眼睛有点难受。


“行啊。”王也答了句,加快了脚步。



穿过操场,就被绿荫笼罩。树杂而多,大都生的高大,也都叫不上名字。


呼吸间染了绿意,是木的浅香。


“这所学校,很漂亮。树多,安静。所以我选择考来了这里。呃……其实我的意思是,老青,我觉着你挺好儿的,交个朋友呗。”王也说的前言不搭后语的,说完尴尬的笑笑,摸了摸鼻尖,等诸葛青反应。


“已经是了。我这个人啊,很将就第一眼。我觉得和你很有眼缘啊,不然也不会选你做同桌了。”诸葛青笑着说。


“你还信这个啊……不过,我也信。”


“回教室吗?”


“好,我要回去趴一会儿。”王也往上走,“对了,老青,你人气儿,我看挺高的。”


“是啊,我长得帅嘛。”


“哦,你要好好学习啊。不要去想杂七杂八,有的没的的东西。”


“什么意思?”


“…没事。”



男生的友谊大多产生的很奇怪也很简单,前一秒剑弩跋扈,后一秒称兄道弟。打场架,聊的来或者紧紧看的顺眼,就是一辈子的义气。



树开的葱葱茏茏,随风而动。



是夜,诸葛青把放在笔袋里王也给的纸条拿出来,放在书架的显眼位置贴住。


老青,王也。


他又摸默默念了一遍,才心满意足的上床睡觉了。

tbc

【亮青/也青 】 天命难违 1

亮青/也青 天命难违



高亮cp向 亮青也青,雷者慎重。

此诸葛亮非彼诸葛亮,请尊重历史

极度ooc

王也在很后面的章节

亮亮第一人称

原作向



先生设定:七星续命灯成功,但是代价是失去了和现实世界的联系,也就是无法影响现实,别人也看不见他。

此处的无法影响现实是指对命格极重之人和天下局势做不了影响,要只是随便吃点东西找地方睡觉,算个命,开个奇门都是可以的,不过活动范围仅仅限于猪诸葛八卦村。



以上



天命难违 1



七星续命灯分明是成功了



永恒的寿命,触手可及的真相……



可是,我却如同一抹幽魂,对这现世再产生不了分毫的影响了。



最终,我只能看着魏寇千军万马踏破我河山,所到之处血流成河,生灵涂炭。兴复汉室终成虚妄,一如我多年前得到的结果一样……



这仿佛是天命对我最大的嘲弄。





千年的痛苦,千年的孤寂,千年的绝望。



春日繁花,夏日盛木,秋日长水,冬日银霜。万物都在运动,不断向前。

唯我,仿佛永远停滞在这里。



我以为,这是逆算天命对我最大的惩罚。

直到那孩子的出现。





春意绵绵,细雨渐渐。



阴冷的湿意透彻骨髓。我的寿元虽然延长,但时间近乎停滞。卜算的损伤虽然要不了性命,但伤势总是好不透彻,反反复复,拖拖沓沓。每到天气变幻的日子,便是噬骨的痛楚,一层又叠一层。



不巧,又染了风寒,忽凉忽热,委实难受。



罢了,便在这极度的痛楚中,我才能感受到,我还算个“人”。





“咳咳…咳唔……咳”



今年的雨,格外的长。我咳嗽有好几次了,很剧烈。



我从床上坐起,被衾一片潮意,湿漉漉的如同这漫长的雨,令人心烦。我披了衣服,坐在丞相祠堂门口。



青砖瓦缝,雨顺着滴落,廊上无人,淅淅沥沥,到生出了几分惬意。



一阵突兀的踩水声打断了我的思绪,稚嫩如银铃的笑音。我想便又是哪位调皮的子孙,放肆到祠堂来了,给这满是青苔的死地添了几分生气。



孩子小小身影出现在雨中,一件火红色的狐狸雨衣,在灰蒙的雨中,强烈的撞击着人的视觉,显得俏皮。墨蓝细发如瀑,大大的眼睛灿若星辰。



他忽而看向这边,我没来由的一阵心慌。他眼中闪过一抹亮光,哒哒踩着水跑过来。



“你是谁?”



我愕然。





“你……看得见我?”



见我没回答他的问题,嘟起嘴来。

“你一个大活人为什么看不见?”



我情不自禁抱住了他。





怀中小小的人儿轻颤了一下,没有挣扎,温热,柔软。



千年了啊……

tbc

【也青校园】如履薄冰 贰 窃喜

如履薄冰 也青

我流校园也青
流水账


以上

贰 窃喜

接下来的流程照常,班主任随便说几句,于是课本发下来,练习册也发下来。整理一下,高中就开始了。

诸葛青的同桌还在睡。这不免让诸葛青猜测这位同学是在开学前修了几天仙吗?这么缺觉。他也不打扰,只是默默的把王也的书都整理好了,然后认真的在每本封面上都帮王也写上名字,字迹清秀。

诸葛青在内心有点小激动,可以正大光明在王也的书上留下自己的记号,想来王也也并不能怪他。嗤,王也也,还真是可爱的称呼啊。“也”,这个字真是极少用于名字,本来挺平常一字,反而特别了。

空调的除尘罩还没有拆下来,热乎乎的潮意让人觉得黏腻又沉重。诸葛青预习了一会课本,便也有些烦了。何况还有一个分散人注意力的呼呼大睡的同桌。有些老旧的电扇吱吱呀呀,没送什么风,倒是把人们对凉意的渴望吹出来了。

诸葛青不自觉的看着王也。王也睡得很好,口水都流出来了。诸葛青笑着扯开一包抽纸,抽出一张纸来,却又把纸巾揉成一个小纸团攒在手里。

王也脑门也是细细密密一层汗,碎发有些被汗水糊在了脸上。

这该死的学校为什么不开空调?
诸葛青有些愤愤的想。

汗珠顺着划到脖颈,王也微微凸起的青色血管蔓延到他没系好口子的夏季短袖中,能看见锁骨。诸葛青转移了视线,却又盯上人有些明显的喉结,不自觉想到那懒懒沉沉的声音,有些口干舌燥——

“叮铃铃。”

谢天谢地。
下课了。


诸葛青趁着下课感觉跑出去平复一下心情,他有些后悔和王也同桌了——这才半个上午……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诸葛青趴在走廊栏杆,漫无目的的望着前方。这个学校的绿化很好,一半多的学校都被笼罩在墨绿色的阴影里。

风过,层层绿浪。

诸葛青拉了拉筋,有点懒了。


上午的课被开学典礼和班主任讲话消耗了4节,哪怕上午就剩一节课,数学老师匆匆自我介绍完了,也要讲课。没办法,高中就是急得慌。

诸葛青准备好课本和笔记本,又深吸口气,轻轻推醒王也:“喂,别睡了,上课了!”

王也缓缓抬起头来,下垂的眼睛压根就没睁开,声音都带着浓浓的睡意,十分不清晰:“……哈啊——什么课儿啊?困死了。”

“数学。”诸葛青小声提醒,心里却暗暗吐槽,睡了一早上还困呐。

王也顺手就到桌肚里掏书,摸了半天,抓了个空,才稍微醒了点:“我书呢……?”

诸葛青忍住笑意,把嘴巴抿成一条线,发出一点笑音,把自己桌上给王也整理好的书推过去:“睡懵了吧你?我都整理好了,名字也都写上了。”

王也迷迷糊糊的,一时间竟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张口就问:“你姓诸葛?老家是建德的吗?”

“是…是啊。我老家是有名的诸葛八卦村……”

“居然是武侯的后人……你好,我很喜欢诸葛亮。”

“……你好?”诸葛青完全弄不懂什么意思。然而王也把书随手往桌子里一塞,抽出数学兀自看了起来,没有要理人的意思。诸葛青本想追问也只能作罢。

你喜欢的人喜欢你祖宗怎么破?


王也捻着两页书,却完全看不进去,暗骂自己是神经病。别人叫醒他上课,还帮他整理物品,他谢谢都不说,问人老家是哪来的,有病吗?又不是查户口的。他捋了捋自己的碎毛,看着封面的名字。

嗯,字挺好看。

又偏头看了看旁边,人也挺好看。

专心上课吧。


王也越想越觉得自己行为不对头,扯了张纸,甩甩笔水,就写到:

呃……老青,刚刚谢谢。我没有问候您祖宗的意思!就是睡傻了,见谅。
王也

诸葛青接过王也推来的纸条,欣赏了一下着飘逸大气的字,就一字一字默念起来。“老青”真是熟稔的口吻,又看了看落款“王也”,就笑了起来,朝王也比了个没事的口型,就将纸条小心翼翼的叠好放进笔袋里。再转头看黑板时,那些团成一团的集合概念都变得异常亲切了。

tbc

买到求不得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爱死老师和转给我的妹子了!!!

【也青】随便打个电话

脑子有病产物


诸葛青最近闲得慌。


拿着手机就随便拨个号,通了。


不等对面应声就轻轻笑道:“宝贝,我出差回来了。公司给了奖金还放假。有什么想要的咱买,有什么想吃的咱吃,有什么想玩的地你说我去查行程,好不好呀?”


“额…抱歉,我想您打错了。我不是您女朋友。”对面是个男人的声音,貌似被诸葛青这么一番热情劲有些吓到。声音顿了顿,转了略带安慰的语气,“不过您和您女朋友一定很幸福。”


“哈哈哈哈…”诸葛青笑的对面有些莫名其妙。“我要真有女朋友就好了,那可就真幸福死了。抱歉,我就开个玩笑。”


“您是说您并没有女朋友?”


“嗯。”


“那您缺男朋友吗?”


“哈?”


于是王也成了诸葛青男朋友。


fin


抱歉,考了一天文综估计脑子有点坏掉了。


能想象突然被告知考文综,明明还有时间,却只能对着政治大题发呆吗?

tm什么都没记!

比写不完还惨。。。。。。。。。

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又要段考了!!


算了,考完就能回家。


超多老师出本超开心。


难过的是,


我真的穷的要吃土了(最近刚买了别人转手的本子)


还有一人的官周边


。。。。我父母又嫌我花钱多扣了生活费。。

要死要死要死。


今年要毕业就不回老家,没有红包我可怎么办啊呜呜呜呜。